李嘉诚、赌王家族来驰援,威马汽车能交出满意答卷吗?ash_多多小说网

李嘉诚、赌王家族来驰援,威马汽车能交出满意答卷吗?ash

发布时间:2021-10-19 相关聚合阅读:

近日,威马汽车CFO张然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透露,威马汽车将倾向于在海外上市,但上市时间表及进展细节现在不方便透露。

在此之前,威马汽车刚刚官宣预计将获得超5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本轮融资的投资方包括电讯盈科和信德集团,两者分别是前亚洲首富李嘉诚家族企业和有着“澳门赌王”之称的何鸿燊家族企业。

尽管有前亚洲首富和“澳门赌王”的背书,但曾经一度瞄准“世界(|)”的威马如何落到今日这样尴尬的地位,而融资后,威马的这一手牌将怎么打

掉队的威马

2018年,8月25日,天气雨。

成都威马汽车研究院内,一辆(|)电动车突然起火自燃,现场浓烟滚滚。

彼时,理想大秦发债什么时候上市尚未崛起,威马和蔚来、小鹏还是新造车势力的三家头部企业。但这场自燃事件令威马寄予厚望的威马EX5受到极大质疑。如今回望过去,这次事件愈发像是为威马后来转入下破路埋下了伏笔。

2018年的新能源汽车尚处于爬坡阶段,蔚来、小鹏等一批造车新势力都还面临量产交付问题,而威马EX5正是威马计划9月份将要量产的首款产品。

威马EX5发生自燃的第二天,威马汽车火速回应称自燃车辆为一台经过多轮破坏性试验的报废早期试装车,事故原因为电器元件短路。不过这一回应并未获得认可,不少网友认为,威马拿“报废试装车”来说事太过牵强。

8月29日,威马发出第二份声明,解释称因员工违规“强行通电”而起火,并表示电池供应商为谷神能源,后续将全部更换采用其他电池。

事实上,“825自燃”事件之前,威马EX5就曾因电池问题遭受质疑。据媒体此前报道,一辆使用不过3个月的野马新能源汽车在充电时发生自燃后被烧得只剩下空架子,其所用电池是由谷神能源提供,这让同样使用谷神电池的威马EX5开始陷入舆论危机。

根据威马最初的规划,2018年9月30起,威马EX5开始进行大规模交付,计划年内交付1万台,并于2019年冲击10万辆的交付目标。

但是有消息称,因持续不断的电池风波致使威马EX5质量存疑,三成意向用户选择了退订。对此,威马回应称,确有退订情况,但退订率在正常范围内。

尽管“825自燃”事件给威马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不过这还并不致命。彼时的特斯拉正遭遇财务危机,蔚来(|)还处于产能爬坡阶段。理想更是因微型电动车(SEV)项目折戟,转而为理想One的量产苦苦挣扎。

然而,可怕的是威马EX5的“自燃”并没有终止,反而在量产以后更加“变本加厉”。

2019年,新能源汽车问题频频发生,蔚来因电池起火召回4803台蔚来ES8;理想因“断轴” 事件召回10469台理想One。威马虽然没有召回,但却也“跟风”再度“自燃”。

2019年9月23日上午,一段疑似威马EX5自燃的视频开始流传。很快,威马汽车作出回应称,确认燃烧车辆为威马EX5,但同时明确表示车辆电池包在事故中未发生起火和爆炸。

自燃事件频发的同时,威马高管频频离职的消息更是让爬坡中的威马雪上加霜。

2020年8月,威马联合创始人陆斌被曝离职,威马回应称是个人原因。在陆斌离职之前,曾任首席零售官(CRO)祁立人和出行事业部总经理刘立群已经先后离职。今年3月,祁立人的继任者唐军营在升任CRO八个月后又被曝离职。

仅仅在半年前,刚刚上任CRO的唐军营还称威马已经签约186家经销商、年内新开店93家,并表示未来目标是“千城千店”。

但随后威马汽车就用“实际行动”给唐军营加了一把“火”。一个月内,威马EX5连发四起自燃事件。威马随后召回了该批次1282台配备同一批次电池的EX5,但这并没能阻止威马口碑和销量的一路下滑。

对于威马掉队的声音,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沈晖在今年7月份曾对外回应表示,“这种‘声音’很多,但我们想说的是,我们正处于静默期,有很多东西不能主动透露。实际上,我们的销量上升速度非常高,今年1-6月份与去年相比同比翻番,预计全年也是这样的增速。”

不过威马汽车销量增加的背后更多的是整个新能源汽车行业的蓬勃发展,乘联会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9月新能源车零售181.8万辆,同比增长203.1%。乘联会表示,新能源汽车与传统燃油车走势形成强烈差异化的特征,实现对燃油车市场的替代效应,并拉动车市向新能源化转型的步伐。

仅仅在一年前,威马还领跑第二梯队车企的销量,但目前的威马销量不仅已经落后于蔚小理,就连哪吒、零跑等也已经开始反超。2021年8月,威马汽车销量为3627辆,哪吒汽车和零跑汽车销量则分别6613辆和4270辆。

汽车老炮的追求

和李斌、何小鹏、李想出身互联网不同,沈晖是汽车老炮跨入新能源汽车赛道代表人物。相比前者,45岁的沈晖虽稍显年长,但在长周期的汽车行业沈晖却也算得上年轻有为。

沈晖也从不掩盖自己的锋芒,在蔚来、理想、小鹏纷纷朝着特斯拉的方向前进是,沈晖却从未把特斯拉当做威马的目标。“威马” 取自德语 Weltmeister,意思是 “世界冠军”。

沈晖的目标是让威马成为电动汽车领域的大众、丰田,进入10-20万元的大众市场,造普通人 “用得起、用得爽”的平民车。

在创办威马以前,沈晖曾在美国汽车零部件巨头博格华纳、意大利汽车巨头菲亚特等公司任职,但真正让他为外界熟知的还是吉利的经历。

2009年12月,在李书福盛邀之下,沈晖加入吉利担任吉利集团副总裁,成为“V项目”的全球筹备总负责人,并最终帮助吉利顺利完成对沃尔沃的收购。

2015年,沈晖创办威马时顺道带走了一众核心人员。根据彼时威马官网显示,九人的核心团队中四人有在吉利或沃尔沃履职的经历,除了沈晖之外还有陆斌、张然、徐焕新。

沈晖丰富的行业经历让威马汽车早期在融资过程中如沐春风,受到一众资本青睐。

据晚点Latepost报道,因为和李书福的关系,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结识了沈晖。得知沈晖创业后,郭广昌当即乘飞机赴威马成都研发中心考察。见到测试车的郭有些犹豫,不过仍给了威马投资意向书(TS),但沈晖后来选择了给出更高估值的成为资本。

到2018年,威马EX5准备上线时,成立短短两年的威马就宣称募集了超过200亿人民币,达到了李斌口中的造车“及格线”。

在威马背后的投资者名单中,既包含红杉中国、海纳亚洲创投基金(SIG)等一众知名投资机构,也有百度、腾讯为代表的大型互联网公司。资金充裕的威马甚至还开始布局上游电池产业,计划在绵阳建电池厂。

威马春风得意的时候,“外来者”特斯拉正深陷财务危机。

2018年开始,关于特斯拉破产的消息开始甚嚣尘上。以至于在那年的愚人节上,马斯克都接连着发了好几条推特,似乎有意借公司“破产”之名反驳质疑。

2018年5月3日,特斯拉公布了2018年Q1财报。财报显示,2018年Q1,特斯拉总营收为34.09亿美元,同比增长26%。但与此同时,归属于特斯拉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7.10亿美元,同比扩大115%。彭博社发布的数据统计显示,特斯拉每分钟平均烧钱约6500美元。特拉斯未偿还债务已达94亿美元,其中12亿美元债务在2019年到期。但剧情并没有按照预期上演。2019年,上海特斯拉工厂建成投产,逐步摆脱外界对其产能的质疑。尽管这之后,特斯拉多次遭遇公关危机,但却并没有阻碍其销量和市值一路向上。拿着一手好牌的威马却因为“自燃”事件频发、高管离职等消息笼罩在烟云之下。2019年,美团创始人王兴称:“中国车企格局基本是‘3+3+3+3’角逐下两轮,除了3家央企、3家地方国企和3家民企,3家新势力是理想、蔚来和小鹏”。沈晖随后反击:“如果威马汽车能挺进造车新势力前三名,希望美团创始人王兴亲自送外卖;如果威马进入前三失败就送一辆车给王兴。”威马离上市还有多远?2018年,蔚来汽车率先敲开了纽交所的大门。2020年,理想、小鹏分别在纳斯达克和纽交所上市。眼睁睁看着曾经落后于自己的蔚小理均已经上市,威马当然也不甘心。2020年9月,威马汽车完成总额100亿元人民币的D轮融资,威马宣称这是新势力最大单轮融资。同月,威马启动上市计划。今年1月末,上海证监局发布公告称,威马已具备辅导验收及科创板上市申请条件。但此后数月,不断有媒体曝出“威马汽车选择自动放弃上市申请”的传闻。今年4月,新浪财经报道,威马的股东之一国投基金称威马已暂缓在科创板IPO的申请。威马则回应称,目前上市准备工作正在有序推进。尽管威马方面一直否认终止上市,但奔赴科创板一事最终还是被搁浅。根据规定,科创板招股说明书有效期为6个月。如今,距离上海监督局发布公告已经超过6个月,这意味着威马汽车如想登陆科创板将需要重新提交相关材料。10月5日,威马宣布将完成5亿美元的D1轮融资,由电讯盈科及香港信德集团领投。有观点认为这是威马科创板IPO折戟后加速港股上市的一种信号。除了融资,威马近期还多次调整了注册资本。天眼查显示,威马最新注册资本为6.89亿元,较之前减幅达42.99%。此外,包括何俊杰和罗军在内的九位董事一起退出,范之也则成为新晋董事。有分析称,威马这一系列动作意在搭建全新的VIE境外上市的架构。不过威马s随后回应称,本次注册资本变化是公司基于战略需要与自身业务实际发展需求而做出的正常调整。但显然,威马的上市之路不会止步。信德集团在公告中表示,经考虑新能源汽车市场之近期发展及增长、政府扶持政策以及威马集团之业务前景及其可能进行之合资格首次公开发售。董事认为,收购事项及换股提供宝贵投资机会,有望为本集团实现正面财务回报。10月15日,威马CFO张然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透露,下一步威马汽车将倾向于在海外上市。

张然同时表示,上市时间表及进展细节现在不方便透露,但正在有条不紊地推动中。这和当初科创板上市遇阻时“有序推进”的回应几乎如出一辙。上市进展不如意的同时,威马的销量只能说“看得过去”。9月,威马汽车交付新车5005辆,同比增长115.8%;今年1-9月,威马汽车累计交付新车29043辆,已经超越2020年全年交付数量。这个成绩看起来足够亮眼,但其很大程度上来自于行业变化的支撑。根据乘联会公布的最新数据,在汽车整体销量回落的情况下,9月份新能源乘用车批发销量达到35.5万辆,环比增长14.7%,同比增长184.4%。9月份,瞄准中低端市场、此前因反超特斯拉夺冠备受关注的宏光(|)销量为3.5万辆,蔚来、小鹏、哪吒和理想分别为1.06万辆、1.04万辆、7699辆和7094辆。2020年11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其中提出,我国坚持“纯电驱动” 的战略取向,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成为世界汽车产业发展转型的重要力量之一。但我国新能源汽车发展也面临核心技术创新能力不强、市场竞争日益加剧等问题。在政策推动下,新能源汽车销量还处于增长之中。与此同时,新能源汽车面临的问题仍然很多,这给威马汽车留下了再次跻身一线品牌的机会。根据亿欧智库预测,2025年将超过1000万辆大关,中国市场将继续引领智能电动汽车的产销增长。2025年,随着自动驾 驶、云计算、智能网联技术的发展,及中国智能电动汽车的产销量大幅增长,由中国智能电动汽车催生的智能网联市场规模将突破2万亿元。在最新一轮融资中,威马汽车表示,本轮融资将用于无人驾驶及其他智能化技术和产品研发,销售和服务渠道拓展等,为威马汽车无人驾驶的持续研发带来关键支撑。尽管如此,在特斯拉、蔚小理为代表的新能源汽车已经跻身一线,百度、小米等互联网大厂的奋起直逼、吉利为代表的的传统车企穷追猛打下,新能源汽车的竞争已经处于白热化阶段。这对谋求“世界冠军”的威马来说,似乎并不友好。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