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起“大数据杀熟”禁令实施,十一放假前我们做了一个小调查…… 夹板怎么用_多多小说网

明日起“大数据杀熟”禁令实施,十一放假前我们做了一个小调查……

发布时间:2020-10-01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明日起“大数据杀熟”禁令实施,十一放假前我们做了一个小调查……

前段时间,国家文旅部发布新规,自10月1日起正式实施《在线旅游经营服务管理暂行规定》。

其中第15条明确指出,“在线旅游经营者不得滥用大数据分析等技术手段,基于旅游者消费记录、旅游偏好等设置不公平的交易条件,侵犯旅游者合法权益。”

“大数据杀熟”要被勒脖子了?

“反杀”前一夜,问题依然存在

就在政策实施倒计时的前一天,镁客网在飞猪和携程这两个平台做了一个测验,以下是结果:

测验一:某猪平台,统一场所、统一目的地酒店,测试内容为同一iOS设备的不同账号,以及同一账号在不同设备的呈现结果。

图 | 从左至右:iOS A账号、iOS B账号、安卓B账号

结果:同是iOS设备,两个账号之间存在10元的价格差距;同一个账号,iOS设备与安卓设备之间的价格差距为39元。

测验二:某程平台,统一场所,统一目的地,测试内容为同一安卓设备的不同账号,以及同一账号在不同设备的呈现结果。

图 | 从左至右:iOS A账号、安卓A账号、安卓B账号(新)

结果:价格无差别。

此外,针对机票价格,镁客网也进行了比对,仅平台之间存在差距,同一个平台中,不管是安卓设备还是iOS设备,亦或是不同账号之间,均不存在差价。

可以看到,“大数据杀熟”现象依旧部分存在,随着政策实施、“反杀”行动开始,不知明日后这一现象是否会改变。

大数据杀熟已形成“套路化”

最早曝出大数据杀熟问题,可以追溯到2000年。

当时,一位亚马逊用户发现《泰特斯》的碟片对老用户的报价为26.24美元,删除cookie之后报价变成了22.74美元。最后这件事以亚马逊CEO贝索斯亲自致歉结束。

回到国内,大数据杀熟问题讨论最多的时候,可能是在2018年。作家王小山通过微博爆料,称在飞猪购买机票,花费3211元,而在其他平台仅需2500元。

去年3月,北京市消费者协会也发布了“大数据杀熟”问题调查的结果,88.32%被调查者认为“大数据杀熟”现象普遍或很普遍,且56.92%被调查者表示有过被“大数据杀熟”的经历。

具体到在哪里被杀熟,网购平台、在线旅游平台和网约车三个场景位居投票榜首。恰逢十一黄金周,在线旅游平台大数据杀熟问题,再次暴露在人们面前。

目前,“大数据杀熟”主要呈现出三种“套路”:

· 根据不同设备进行差别定价,主要体现为同一商品,苹果与安卓设备定价不同;
· 根据用户消费时所处的不同场所,比如距离越远价越高等等;
· 根据用户的消费频率的差异,表现为消费频率与价格承受力成正比。

大数据计算变“算计”?

这一切问题的背后,是大数据与算法在操控。

事实上,大数据最初被运用于消费行业的目的并非是“杀熟”,是为了更好地进行营销,在这一点上,大数据智能营销的确做到了。通过大数据营销系统,商家依据用户画像更为精准地向用户推荐商品,虽然用户对其中涉及的隐私问题颇有微词,但不可否认,这一套机制的确帮助用户省去了不少时间成本。

但同样是依据大数据描绘用户画像,这次不是精准推荐商品,而是精准推荐价格

央视曾报道过,大数据与智能算法如何制定“千人千面”价格的过程:

第一步,平台通过多用户基础数据、行为数据等进行分析之后,为每一个用户勾勒一个虚拟数字画像,让机器能够从性别、年龄、教育程度等全方位信息认知用户;
第二步,即行为数据分析,通过对所有用户的基础数据进行分析,从而得出更深层次的用户信息,譬如价格敏感度、可承受能力等等;
第三步,借助更深层次的算法,同时关注商品从被加入购物车到最终购买的时间的延长程度,包括用户以往是否点击、收藏或使用过相关优惠券信息。

大数据计算最终演变成“算计”,站在用户的角度,颇有些“卸磨杀驴”的意味;而站在商家的角度,似乎实现了利益最大化,但也埋下了隐患。

政府首度出手,“大数据杀熟”到头了?

此次文旅部明令禁止在线旅游“大数据杀熟”,是从政策规定层面约束商家行为,为消费者营造真实公平的在线消费环境。日前文化和旅游部市场管理司副司长李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针对“大数据杀熟”这一问题,他们将“通过动态措施,对在线旅游企业经营服务实际运营情况进行监测。”

此次禁令的出台,对在线旅游确有敲山震虎的作用,最终成效如何,还有待之后的观察。

不过,仅仅依赖政策,并不足以立刻遏制更广泛领域的“大数据杀熟”。

这其中,消费者也需要“有意识地警惕”大数据杀熟现象,在日常生活中尽可能注重保护个人隐私,及时清理网站cookies,购买时多方比价,当遭遇到不公平时即使投诉,避免成为“大数据杀熟”的牺牲品。

与此同时,正如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所说,新规仍未明确违规行为的判定,在线旅游平台是否存在“杀熟”等违规行为在判定上仍存在一定难度。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