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讲座预告|谈瀛洲:中国植物文化与文人生活 207路公交车路线_多多小说网

云讲座预告|谈瀛洲:中国植物文化与文人生活

发布时间:2020-07-08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云讲座预告 | 谈瀛洲:中国植物文化与文人生活

中国的咏花诗词从《诗经》初见端倪,《楚辞》初步建立了“花”作为人格象征的意象内涵。中国人在一花一草、一石一木中负载了自己的一片真情,从而使“花木草石”脱离或拓展了原有的意义,而成为人格的象征和隐喻。

比如:梅兰竹菊,中国文人称其为“四君子”,他们分别代表着傲、幽、坚、淡的品质。而梅兰竹菊,占尽春夏秋冬,表现了文人对时间秩序和生命意义的感悟。

复旦大学外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谈瀛洲教授是一位知名的译者和作家,他 自幼爱好园艺,著有植物散文集《人间花事》。本次讲座, 谈教授不谈莎士比亚,而与我们聊一聊“中国植物文化与文人生活”

中国植物文化与文人生活

主讲嘉宾

谈瀛洲

复旦大学外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首播时间

2020年7月10日(周五)下午2:00

观看方式

进入播放页面

嘉宾介绍

谈瀛洲,本名谈峥,学者、译者、作家。自幼爱好园艺,著有植物散文集《人间花事》。现任复旦大学外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学术研究方向为莎士比亚研究和唯美主义研究。另有专著《莎评简史》,长篇小说《灵魂的两驾马车》,学术文集《诗意的微醺》、《那充满魅惑力的舞蹈》、《语言本源的守卫者》。译作有《夜莺与玫瑰——王尔德童话》和《后现代性与公正游戏》(利奥塔)。

阅读链接

《人间花事 : 一个唯美主义者的植物散文》

著者 谈瀛洲 孙良

漓江出版社 2018

上图索书号: I267/3733-7

芍药与陪伴(节选)

(一)

我种了五种芍药,其中一种是复瓣的黄色品种,叫“黄金轮”。芍药黄色的品种本来就少,算是比较名贵的。这种“黄金轮”我种了已有三年了,长势比较弱,前两年都只开一两朵花而已,而且有时开得并不十分好。

它的新芽在早春时长出土面,就是嫩黄绿色的,娇嫩可爱极了,所以芍药也不是只有开花的时候可赏。

今年“黄金轮”一下长出五个花苞,被我摘去一个瘦小的,最后开出四朵硕大的花来。

许多花都很美,但看了让人会有震撼之感的花,我觉得只有芍药和牡丹了,也许还有莲花,但因莲花常常开在池塘中,不能让人近观,所以这种感觉也就没那么强了。

看了芍药的花,你会感觉它是一种奇迹。主要是因为它的庞大、复杂。也许每朵花多少都是一种奇迹,但芍药给你的这种感觉确定无疑。

花儿是一种奇迹般的东西。你如果亲手种出过花来,你就会想重复这种神奇的体验。但这其中只有一半是你创造的奇迹,另一半是造物创造的奇迹。

(二)

我住的是顶楼的复式房子,平时多数花都放在屋顶阳台上。浇水时当然会去看花,有时也会专门上阳台去看花,但总不能老是站在那里晒太阳,所以看也是只看一会会而已。辛劳一年,给它浇水、施肥,如果只是看它几眼,岂不可惜?

所以,只要是搬得动的植物,开花时我常常把它们搬到楼下客厅里,这样就时时可以看到。

今年“黄金轮”开得最早,四月底就开了,它的盆也不是最大,我就把它搬到了客厅。它的花型并不是很整齐,是由一片片大花瓣组成的复瓣大花,盛开时就像是一朵巨大的金灿灿的火焰,飘浮在空中。

还有一种芍药,是按“金带围”的品种买来的,按说开出来的应该是白色大花,中间有一圈黄色花瓣,但结果开出来的花有的是纯白色的,有的则在心子里带几根红丝丝,也很美。不像是“金带围”,倒像是有些书上写到的“雪原红花”,这个品种它开得稍晚,在五月上旬。种这种芍药的盆太大了,我实在搬不动但又不想把它留在露天让它的大花被雨打坏,就把它搬到室内的楼梯平台上,在那里,它静静地开出五六朵直径有20多厘米的巨花。

但凡大花,都怕烈日、疾风、暴雨。芍药在上海五月初开,这时的太阳对它来说已经太烈了。而且还常常会有大雨、大风的天气。烈日会很快把花晒得褪色、早谢;大雨则会让大花密密层层的花瓣里积满了水,很快会烂坏;大风的坏处似不必说了,会把花吹散掉。

所有美丽、复杂的东西都是娇嫩、脆弱、易坏,需要细心呵护的。

(三)

忙碌了一天,夜晚,在睡觉之前,我会给自己倒一杯有气泡的白葡萄酒,拎一把有靠背的小木椅,来到我放这盆“金带围”的楼梯平台,来陪它坐一会儿。

我要跟花相处一会儿。我们跟爱人、家人、朋友,又怎样呢?也不过是跟他们相处而已。跟花儿用香气、颜色、形状,可又远不止这些东西来神秘地影响了我们一样,他们也用一种神秘的东西,影响了我们。

我们跟爱人在一起时,她的存在也发射出一种神秘的影响,就像在柏拉图的《斐德若篇》中,苏格拉底所说的、被朱光潜译为“情波”的那种东西一样:“每逢他凝视爱人的美,那美就发出一道极微分子的流(因此它叫作‘情波’),流注到他的灵魂里,于是他得到滋润,得到温暖,苦痛全消,觉得非常快乐。”

亲人、朋友,也只是要见。见了又怎样呢?也无非是谈笑、吃饭、相处而已。正是在这相处之中,他们的神秘影响,作用于我们的身上,抚慰了我们的心灵,让我们感到满足。

古人在名花开时,常常坐卧于花下,这才是爱惜光景啊。

  • 本页花卉照片均为谈瀛洲老师的夏日摄影作品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