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邦国际子公司借“倒账”业绩造假?深交所查出巨额资金转入关联方_多多小说网

腾邦国际子公司借“倒账”业绩造假?深交所查出巨额资金转入关联方

发布时间:2020-05-06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腾邦国际子公司借“倒账”业绩造假?深交所查出巨额资金转入关联方

每经记者:刘玲 每经编辑:张海妮

去年以来,资金链断裂的腾邦国际(300178,SZ;前收盘价3.08元)频频“爆雷”,一度被推上风口浪尖。4月20日晚间,一则“子公司喜游国旅失控”的公告,再度将腾邦国际拉入舆论的泥淖之中。

4月21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采访了深圳市喜游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喜游国旅)总经理史进、腾邦国际前资金部总经理史玲(史进姐姐),了解到喜游国旅的“失控”始末,并于4月22日刊登《腾邦国际称子公司“失控”喜游国旅回应:财务总监系母公司派驻 并未成立过审计小组》一文。

不过,记者调查发现,腾邦国际子公司“失控”的背后,存在着小额贷款子公司融易行业绩被指存在造假情形、腾邦国际多次信披违规等情况。

对上述问题,记者先后联系了腾邦国际证券部、腾邦国际董事长钟百胜、财务总监顾勇,以及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审计人员等各方,但多次拨打电话却无人接听。随后,记者将采访问题发送短信至钟百胜和顾勇,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喜游财务资料早已被“抢”?

4月21日下午两点半,《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位于深圳市福田区红柳道2号的289数字半岛,这里是共享办公集聚地,与腾邦国际“闹翻”后,史进便将自有公司搬出腾邦大厦迁于此。值得一提的是,289数字半岛与腾邦大厦仅相隔500多米,步行只需几分钟。

在记者造访的前一晚,也就是4月20日晚间,腾邦国际发布了子公司喜游国旅失控的公告。根据腾邦国际的描述,2020年3月9日公司向喜游国旅发出《现审计通知书》,并于3月12日与史进召开会议现场商讨,史进表态积极配合并指定专人配合年审工作,但之后并未实际配合。3月18日,公司又就年审事宜与史进现场商讨,其明确表示无法配合审计,财务人员也随即退出审计小组。3月20日,公司又向其发送《审计通知书》,随后仍与喜游国旅相关人员沟通,但未再得到对方的任何回应。

公告引发热议,股民纷纷评论:又是一个黑天鹅(事件)。不过,与股吧的激烈不同,记者见到史进时,他表现得非常平静,“这是他们演的一场戏”,似乎对此事的发生并不惊讶。

史进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忆称,3月12日的确开了一个小会,腾邦国际董事长钟百胜、财务总监顾勇等人都在,“当时大家就是坐在一起聊聊天,说是大家还是和和睦睦地把公司治理好,现在审计了,史总能不能配合?我说可以,配合没问题的。”

“那次会议后,腾邦国际就没有通知我们需要具体做什么事,而且所谓的审计小组也没有成立。”史进说,“腾邦旅游、喜游国旅等子公司的财务都不是我们在管的,财务总监系上市公司派驻,财务向来都是单独一条线,虽然我是总经理,但不归我管,只是一些文件我需要签字”。

史进还透露,腾邦旅游、喜游国旅的财务资料和数据,已于2019年9月29日被腾邦国际“抢走”,因此无法判定财务资料被抢走后是否被篡改。记者了解到,当日财务资料被抢后,腾邦旅游随即报案。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得的《报案书》显示,2019年9月29日上午9:30,腾邦国际财务总监顾勇、首席审计官于文航及腾邦物业法定代表人郑志胜带人闯入腾邦旅游财务部办公室。此后,将财务部约40名工作人员赶出办公室,并对办公区域上锁,扣留腾邦旅游、喜游国旅所有财务资料,直至傍晚7点才允许员工进入办公室取回私人物品。

腾邦国际前资金部总经理史玲表示,去年10月,史进带着自有的公司(腾邦国际体系外)员工离开了腾邦国际,“我们搬出来时,只是人走了,喜游国旅的财务报表、账册、电脑文件都未带走,均留在了原办公楼里,都在腾邦国际手中”。

值得一提的是,在腾邦国际第四届董事会第二十八次(临时)会议上,董事会成员对《关于子公司喜游国旅失去控制的议案》进行投票,有一位董事投下了弃权票,而此人正是腾邦国际董事、总经理乔海。对于弃权的原因,乔海表示,“独立董事和审计委员会在此议案提出前没有对此事发表意见;此事发生始末本人均不了解、无法甄别”。

对于史进回应的“不存在失控”的说法,记者试图联系腾邦国际方面,但多次拨打其证券部电话却未获接通。随后,记者拨打了证券部工作人员周静的手机,并表明采访意图,但周静拒绝接受采访。

融易行被指业绩造假

腾邦国际一纸公告,宣布喜游国旅“失控”,喜游国旅方面则回应“一直积极配合”。若如史进所说,喜游国旅并未“失控”,那么,腾邦国际发布上述公告的意图是什么?

据史玲的说法,腾邦国际此举是想以喜游国旅失控一事“撇账”,公司近年来的主要利润来源——金融业务,即深圳市前海融易行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融易行)存在多年业绩造假的情况。随着2019年腾邦国际资金链断裂导致的各种“爆雷”,业绩造假或无法遮掩。

随着互联网的高速发展,腾邦国际机票代理业务受到冲击,利润空间不断被压缩。2011年上市后,腾邦国际就不断开辟旅游和金融业务线,试图寻找新的利润增长极。

2011年12月底,腾邦国际取得支付牌照,上线了支付工具“腾付通”。与此同时,腾邦国际还投资设立融易行小额贷款公司,拟注册资本为2亿元。彼时,腾邦国际称,融易行的设立,可针对合作客户和加盟商开发更丰富的金融产品,增强客户黏性。

到2013年4月,融易行正式开展业务,主要收入来源便是小额贷款的利息收入。值得一提的是,据腾邦国际2013年半年报,仅3个月融易行就实现营收343万元,毛利率为100%。

小额贷款业务有多赚钱?腾邦国际曾在2018年年报问询函的回复函中提到,融易行的贷款利率平均为17%。腾邦国际历年财报显示,2013年~2018年,融易行的业绩可谓是芝麻开花——节节高,期间融易行分别实现营业收入0.13亿元、0.83亿元、2.7亿元、2.83亿元、3.6亿元和4.49亿元。

机票业务毛利率不断被挤压,小额贷款业务却“高歌猛进”。因此,从2015年开始,融易行便成为腾邦国际的主要利润来源。2015年~2018年,融易行的净利润分别为1.01亿元、0.87亿元、1.208亿元和1.209亿元;而同期腾邦国际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46亿元、1.78亿元、2.84亿元和1.68亿元,利润近一半来自融易行。

自2018年底开始接任腾邦国际资金部总经理的史玲却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融易行存在业绩造假行为,多年通过“倒贷”将账户中的几百万元资金做成上亿元的业务收入,而且“倒贷”的公司多为腾邦集团及钟百胜关联公司。

史玲向记者提供了一份“付款申请书”,收款单位写着“深圳市成兆达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兆达),付款金额为1.8万元。史玲告诉记者,成兆达是钟百胜在外设立的专门用来走账的公司,1.8万元则是付给代持法人的代持费,“像这样的公司有很多家”。

“融易行的业务收入是怎么产生的呢?比如它有一两百万的资金,‘出借’到体系外公司,然后到期再‘还’回来,这样绕来绕去就好像是借款方还钱了,还有了利息收入。就这样几百万倒来倒去,这些倒贷的公司大多是外设的法人代持公司。”史玲描述道。

记者还获取了一份融易行的《存量贷款台账》和其高管的聊天记录截图。史玲告诉记者,台账记录了融易行截至2019年6月25日的真实贷款余额,合计为5800万元。融易行副总裁沈海燕在聊天记录中也提到贷款余额为5800万元。

记者查询发现,2019年11月底,腾邦国际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中提到,截至2019年6月30日,融易行发放垫款和贷款余额为27.61亿元。而上述台账的贷款余额却仅为5800万元,二者相差近50倍。

对于上述“倒贷”行为,《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联系了腾邦国际董事长钟百胜、腾邦国际财务总监顾勇,但是二人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向母公司出售融易行,是剥离风险资产还是规避调查?2019年11月9日,腾邦国际公告,拟作价9.1亿元向母公司腾邦集团出售融易行100%股权。

对于转让原因,腾邦国际表示,随着去杠杆的深化和金融监管的推进,严厉的金融去杠杆政策(尤其是资管新规)令非标融资大幅收缩,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小额贷款业务的潜在经营风险、影响了上市公司的融资计划。因此,公司决定转让所持有的融易行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据腾邦国际公告,融易行2019年1~6月营业收入为1.83亿元,净利润为697万元。截至2019年6月末,融易行资产总额为35.07亿元,负债近26亿元,其中对腾邦国际的欠款达22.12亿元。另外,腾邦国际持有的融易行股权中,有逾16%的股权处于司法冻结状态。

把子公司卖给母公司,很快引来了深交所的关注。深交所下发关注函直指腾邦集团支付能力,以及融易行欠款去向。

要知道,2019年上半年,腾邦集团未经审计的净利润为-8.4亿元。此外,腾邦集团2017年向合格投资者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累计余额17亿元均已实质违约,实际控制人钟百胜股票质押违约持续被平仓。腾邦集团声称将分三期向腾邦国际现金支付股权转让款,在负债累累的情况下,如何支付股权转让款?

而融易行对腾邦国际的22.12亿元欠款也是疑点重重,深交所要求腾邦国际补充说明欠款形成的原因及款项去向,结合融易行的经营情况、现金情况及盈利状况等说明还款能力和具体还款安排等。

若能在2019年转让成功,转让对腾邦国际当年的财务报表将会有正面影响。

不过,史玲告诉记者,融易行存在业绩造假行为,腾邦国际将其卖给关联方腾邦集团,转让完成后融易行将脱离腾邦国际,若未来监管层介入调查,就可以规避风险。

虽然《股权转让协议》签订后,腾邦集团向腾邦国际支付了第一笔股权转让款8500万元。但是后来,由于融易行股权分别被深圳市福田区法院、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冻结,导致无法按约定办理工商变更手续。因此,融易行的剥离一度被搁浅。

公告显示,2020年4月初,深圳证监局入驻腾邦国际进行现场检查,发现融易行部分出借资金,经相关贸易公司划转后转至腾邦集团及其关联方,涉及金额较大。

高管离职半年才公告

腾邦国际从2018年4月18日至今,证券事务代表职务一直空缺,并且从2019年10月30日至今,董事会秘书职责一直由董事长钟百胜代行。

对此,深交所在2020年4月的问询函中,曾要求腾邦国际说明公司拟聘董事会秘书及证券事务代表的具体安排,以及如何保障公司信息披露事务的规范及有序运转。不过,腾邦国际回复称一直未找到董事会秘书的合适人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腾邦国际已经多次涉嫌信披违规,公司重大事件推迟数月才披露。例如去年8月腾邦国际BSP业务遭国际航空运输协会(以下简称国际航协)“封杀”,8月8日晚腾邦国际披露公告后,来自全国各地的数十家票代堵在腾邦国际门口追债。但是,早在2个月前,腾邦国际BSP业务就已经被“封杀”。

据国际航协公告,截至2019年6月10日11时,腾邦国际销售未结算的金额已达到其担保额度的90%,根据相关规定,将通知各GDS(全国分销系统)暂停腾邦国际BSP(开账与结算计划)现金销售权限(即暂停CA指令,不涉及航空公司授权)。而且,腾邦国际旗下的票务代理商告诉记者,2019年6月10日开始出现无法出票的现象。

对于以机票代理起家的腾邦国际来说,无疑是重大打击。但对这一重大变故,腾邦国际直到2019年8月8日晚才发布《BSP票款到期未能清偿》的公告。

不仅如此,2020年4月20日,腾邦国际发布《关于公司高级管理人员辞职的公告》称,董事会于近日收到公司副总经理霍灏递交的书面辞职报告,其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所担任的公司副总经理职务,辞职后霍灏不再担任公司其他职务。

但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史进处了解到,霍灏实际上早在2019年底就离职了。如今霍灏离职近半年,腾邦国际才发布公告披露,涉嫌信披违规。

对此,在回复交易所问询函时,腾邦国际公告称,按照相关规定,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辞职应当提交书面辞职报告。除规定情形外,辞职报告送达董事会或者监事会时生效。霍灏的辞职公告未及时公告。

每日经济新闻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